锦绣大唐之长安房俊_第一千七百六七章 君命不受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一千七百六七章 君命不受

第(1/3)页

裴行俭面容冷淡,没有半分怒气,只盯着禄东赞一字字道:“你是在威胁我威胁大唐?”    禄东赞感受到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,枯瘦的手掌婆娑着茶杯,目光幽深:“不是我威胁你,而是事实如此,没有大唐的帮助论钦陵守不住紫山口,只要他退下  
  来便士气全泄、一败涂地,纵然是他也难阻颓势。我没有威胁你,是你在强人所难。”  
  面对与大唐悬殊的力量对比,即便是他也只能忍气吞声,承受着裴行俭这个黄口孺子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。    “大唐从不会强人所难,更不会逼迫别人去做事,大唐的国策从来都是睦邻友好、和平相处。对待朋友,大唐输送利益、合作共赢,从来没有做过敲骨吸髓之  
  事,而对待敌人,大唐也不会有丝毫怜悯,铁蹄践踏之处必然是敌人的皑皑白骨。”  
  世人总是误解大唐恃强凌弱,甚至利用自身的强大势力压榨别人敲骨吸髓壮大己身,实则不然。  
  每一个愿意认可大唐、愿意与大唐友好的国家,大唐都愿意给予扶持,无论是文化、经济、乃至于军事等等各个方面,都毫不吝啬。  
  但是只要威胁到大唐的国家安全,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将敌人连根拔除。    禄东赞喝了口热茶,抬起眼皮看着裴行俭:“若无大唐之支援,紫山口万万守不住,非不为也,实不能也,如何取舍只在于裴都护而已,噶尔部落奉陪到底。  
  ”    大唐的确威压四海、所向无敌,但噶尔部落也不能走狗一般连吠叫一声都不敢,这一战绝不能大唐说打就打、说不打就不打,即便噶尔部落不能争取主动,  
  也必须体现自己的战略价值。  
  否则只能被大唐弃若敝履、不屑一顾。    裴行俭点点头,道:“可以,不过此战之后大唐在西域集结大军抵御大食国有可能的入侵,噶尔部落与大唐唇亡齿寒,还望大论能够派遣族中精锐多多襄助。  
  ”  
  禄东赞眼皮子跳了一下,极力压制心中的愤怒。  
  向西域派兵?    一旦族中精锐尽出谁来守护青海湖这一片阖族立足之地?作为吐蕃与大唐之间的缓冲地带,无论吐蕃还是大唐想要染指青海湖,顷刻之间就能将抽调兵力的  
  噶尔部落碾为齑粉。    深吸一口气,禄东赞摇头:“噶尔部落需要全力应对吐蕃的反攻,怎么可能还有余力往西域派兵呢?如果裴都护执意如此,那老夫只能命令论钦陵就地投降,  
  卸去战甲去往逻些城向赞普负荆请罪,使得噶尔部落重新归于赞普统治之下。”  
  你若不给我活命的机会,那我就一拍两散。    现在吐蕃对大唐之忌惮达到前所未有之高度,一切有利于吐蕃战略之事松赞干布都会答允,况且他现在大抵已经对驱逐禄东赞心生悔意,这个时候噶尔部落  
  重新归附,必定欣然接纳。    当噶尔部落这个战略缓冲归附吐蕃,则意味着吐蕃的兵锋直抵祁连山南麓,随时随地都可以翻越祁连山威胁河西四镇,而河西四镇乃是关中与西域的交通重  

  地,不容有失,否则一旦河西四镇失陷整个西域都将失去关中的补给,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文学馆阅读网址:m.bqwxg8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